admin @ 03-15 02:56:31   全部文章   0/1

侯耀中我的前任是贱人 -美味书单

侯耀中我的前任是贱人 -美味书单

侯耀中
文|一个人的小小酒馆
下班的时候雨停了。安禾到公司楼下的自动取款机前取钱,人有点多,她掏出手机敲打着第二天要用的文稿,毕业三年,留在上海打拼,她不想自己蓬头垢面地做大城市的炮灰,一直勤恳工作,攒下了几万元的积蓄。
取钱是打算重新租一个房子,之前是两个人住,如今安禾与林枫分手了,两人三观不合,经常吵架,林枫因为安禾不是处女而另辟新欢。
轮到安禾,她把卡插进去,屏幕显示余额不足一百,她连续试了几次都如此,后面的人催着快点,安禾拿着卡到银行咨询,无从得知。
她突然想起前两天,爸妈来上海看她,于是打电话询问,又害怕爸妈会担心,只好拐弯抹角地聊天,听着电话里的语气,不像是需要钱的样子。
安禾想来想去,就只剩下前男友林枫了,因为密码是他的生日。打了七八个电话,无人接听,安禾只好回之前的合租房,先收拾收拾行李。

Chapter 1.
门一打开,林枫正在打游戏,安禾放下手里的包,走到他面前,说:“林枫,你老实说,我卡里的钱是不是你拿了?”林枫支支吾吾说没有,安禾说:“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。”
林枫不敢抬头,蹲在地上抱着安禾的腿,呜咽着说:“钱是我拿的,我妈她生病住院了,她平时对你那么好,你不会见死不救吧。”甚至不需要再多说一句话,安禾已经心软。
他爸妈一直想要个女儿,已经认定安禾是未来儿媳妇,逢年过节,请到家里吃饭,安禾心想,虽然和林枫已经分手,但多年照顾,总得问候一下。
第二天,安禾提着水果去医院,林枫爸妈喜出望外,紧握着她的手,说:“囡囡来了,林枫没和你一起吗?”安禾于心不忍,说林枫工作忙,三人有说有笑,就像一家人。
谈到生活,林枫妈说儿子没向家里寄过钱,一直靠着养老金过日子。林枫拿钱的事,安禾只字未提,却说:“阿姨,我来照顾你两天吧,林叔叔总归有些不方便的。”安禾一向心软,但看着眼前这一切,却也奋不顾身,心底的爱总是一呼百应。

Chapter 2.
事后,安禾问林枫钱去哪了,林枫一脸无辜,说帮朋友还债了。安禾叹了口气,说,“林枫,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好了,我希望你可以找一份工作,好好照顾你爸妈,我们谁都不欠谁的。”
林枫看安禾心软了,为了骗钱哄女朋友,假装想复合,安禾心里爱着他,但也知道,打碎的玻璃难以恢复,三观不合的爱情无法长久,她推开林枫,走了出去。
同事陈放一直暗恋安禾,得知她分手后,再次表白。安禾说自己还没做好开始新一段爱情的准备,陈放说愿意一直等,目光灼灼,语气坚定。
两个人在一起,只有共同努力才可以长久,如果一个人不断变得更好,而另一个人却原地踏步,这样的爱情无法持续,哪怕再了解对方,也只是拖累,因为没有人愿意一直将就下去。
林枫在安禾新住所附近转悠,有时大半夜敲门,在微信上发各种甜言蜜语,安禾心里很矛盾,躲在房间里不敢出门,脑海里闪现两人在一起的美好时光,无数次想打开门,有时又闪现争吵的画面,她用力咬着手臂。她把音乐开到最大,一边唱一边哭。
陈放得知安禾因为林枫不去上班,打电话了解了情况。陈放立马赶过去,一拳把林枫打在地上,怒目圆睁,说:“我是安禾的男朋友,再来纠缠我就废了你。”
看着陈放那一刻,安禾嚎啕大哭,她不过是想拥有一份安稳的生活和一个爱她的男朋友,可以一起记录美好抵抗压力,只是这一切太遥远太奢侈。
她对陈放说,和林枫在一起快五年,时间并不能愈合日复一日的伤害,这次,林枫拿着安禾的证件去办了贷款,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,爱一个人为什么到最后会成这个样子。
陈放答应安禾说愿意陪她还贷款,也愿意照顾她一辈子。

Chapter 3.
林枫在朋友圈扬言:安禾为了钱和自己劈腿。安禾回了一句:“去死吧,贱人!”然后将林枫所有账号都拉黑了。她知道,面对林枫,她再去追究什么,也终究少了点勇气,也不会有什么结果。所以选择让这个人从自己的世界彻底消失,或许是最好的办法。
那一刻,她突然觉得,那个一直守候在身边的陈放,或许才是适合在一起的人。
“我从来没有想过让你帮我还钱,也不想报复林枫,他也算是上帝给我安排的劫数,让我学会成长了。” 她静静地对陈放说。
陈放之所以是一个好男人,是因为他一直觉得,每一个女孩,都值得被温柔以待。安禾也明白,那些流言蜚语和渣男贱人都会随着时间散去。
本文来源于一个人的小小酒馆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返回顶部